名副其实,却昙花一现?Roy Hibbert的兴衰史和防守数

leixue F默生活 2020-06-24 阅读(178) 评论(21)

世界在新的创造中迸发出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都亲眼见证了科技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方式飞速发展,从足有房间那幺大的计算机到小到可以装进口袋的电子装置仅仅历经了几十年的变革,从我们坐在摇摇晃晃的木製飞机上翱翔天空到人类登上月球也只经过了66年而已。战争同样也朝着无法预测的方向变化,人类骑着战马拿着冷兵器厮杀演化到未来人类配备飞行装置,操纵着携带毒气的金属巨兽爬出泥泞的土地从层层烟雾中杀出重围。

名副其实,却昙花一现?Roy Hibbert的兴衰史和防守数

维繫了上百年的古老战争方式在一战时期几乎一夜之间坍塌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重型火炮和飞机潜艇——战马踏遍了上千年的陆战场,战船气宇轩昂地统治着海洋,但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最足智多谋的人也都对此茫无所知,这一波巨大的变革即将到来,他们的世界已经彻彻底底地改变了。

时过境迁,彼时的蜜糖也可能变成此时的毒药。这就是改变带来的负担,听起来很可怕但对人生却是至关重要的。

序言

从拥有精湛内线技术的篮下霸主,到位置模糊的前场长人,NBA已经见证了大个子们的又一次新生。这样的变化趋势完美契合了数据篮球的变革发展,空间的概念影响着大部分球队的进攻选择,防守也从简单地计算篮板球数量进步到追蹤对手在防守下投失的次数——或者是甚至被压迫到无法出手。

观众们都醉心于Joel Embiid送出野兽般的火锅,然后飞奔到球场另一端飙中三分;或者是像Draymond Green那样活跃在球场上的每一个位置,像中锋一样守禁区同时又像翼位一样传球投篮;但在引领大个子数据分析变革中的一位拓荒者已经几乎被人们遗忘和抛弃。Roy Hibbert,这位31岁的前全明星中锋已经成为了现代篮球中上个年代的历史遗蹟。他的沉沦不是因为伤病或是其他离奇的原因,而是因为他的天赋已经基本消失殆尽,或者更準确的说是不再被需要了。

除了一些与篮球无关的简短媒体曝光之外,NBA世界几乎对Roy Hibbert没有太多关注。上一次他登上新闻头条还是因为密尔瓦基公鹿的交易,在那笔交易中,他被送往丹佛金块,换来的仅仅是一个受到严密保护的次轮选秀权。因为受保护机制的存在,丹佛从来没送出过一个选秀权;也就是说,Hibbert本质上什幺都没换到。

名副其实,却昙花一现?Roy Hibbert的兴衰史和防守数

然而有些人甚至都不知道他原来在公鹿队,还有些人会困惑为什幺丹佛会做这个交易。其实丹佛只是为了让球队薪资填平穷人线,而薪资达不到穷人线的球队将会额外支付球队总薪水和薪资上限90%的差额罚款。在湖人度过了一个令人失望的赛季后,Hibbert在夏洛特更是被打入冷宫,他好像合约饲料一般,被球队运往各地,填饱那些在薪资合约上饿肚子的球队,让他们免受罚款之苦。两次入选全明星、年度最佳防守球员投票第二、过去几年来东区除了詹姆斯的球队外最强球队的内线核心,曾经辉煌过的Hibbert如今沦落到如此境遇着实令人不胜唏嘘。虽然再传奇的球星最终也逃不过颠沛流离变成配角的结局,他们与自己最辉煌的巅峰时期相去甚远,只能挥手告别那些青葱岁月,但是Hibbert的例子却截然不

他才年满31岁,而且他也很健康。

Hibbert身上发生了什幺,何以解释他的陨落是一个複杂的命题。这个命题因为我们对于传统防守价值的理解而变得模糊不清,并且引发了关于球员如何适应环境和球员自身如何创造环境的新思考。複杂的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在他身处巅峰时,不少资深NBA人士甚至认为他是联盟中最好的几个球员之一,本文将深入探究这样一个生涯如同云霄飞车般直起直落的球员的兴盛衰亡。

名副其实,却昙花一现?Roy Hibbert的兴衰史和防守数

从零开始

Roy Hibbert的球员生涯烙上了浓重的时代印记,他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角色变成了球队最重要的拼图之一,但很快他就因为各种原因跌下神坛,只能被迫加倍努力来达到更高水準。在高中的时候,他用自己的体型优势称霸球场,但进入George城大学后,他却被教练死死按在板凳上,运动能力的缺乏让他在这所盛产NBA优质内线的篮球名校中迷失了自己。他甚至都无法完成一个完整的俯卧撑和深蹲——请注意,不是附带器械重量的深蹲,而就是最最基本的蹲下动作。业余时间里他疯狂痴迷于篮球电子游戏,在虚拟的球场上,他控制着篮球技术登峰造极的球员打出历史级别的数据,但在现实的球场上,他的速度和技巧却不忍直视,在禁区外几乎毫无威胁。

不过,通过自身的勤奋努力,Hibbert成功改变了自己的体型,适应了NCAA的比赛节奏并且不断稳步提升。在他大二那一年,凭藉着在最终四强的出色表现,他成功入选了大东区联盟的第二阵容,并且在接下来的两年中,Hibbert都入选了第一阵容。他不会成为Joel Embiid那样具有统治力的球员,但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因为自己的劣势变成大学篮球比赛中的突破口。

然而,在选秀期间,人们还是认为Hibbert无法在NBA级别的对抗中生存。这不是他第一次被人视如敝屣,但是他仍然成为了溜马的先发中锋,并且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他职业生涯中得分最积极的时期。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低位得分手,并且有着足够的技术成为一名合格的中距离射手,由于印第安纳在进攻端缺乏天赋,Hibbert成为了球队的常规进攻选项之一。不过他的命中率却不高,除了火锅,其他的数据统计也不突出——甚至连他的火锅数也无法引起大多数人的注意,因为他每场的出场时间只有20分钟左右。

作为首轮17顺位的球员,菜鸟赛季普普通通的表现并不让人意外。在生涯初期,有关Hibbert最大的新闻就是他出演了《公园与休憩》注。为了坐稳先发的位置,他努力克服自己运动能力上的缺陷和哮喘病的困扰,因此他的职业道德和上进心被广为讚赏,但这该死的称讚却好像讽刺性地直指着Hibbert被写在球探报告上的致命伤。然而在2011赛季接近尾声时,Frank Vogel临危受命,出任溜马的临时总教练——后来被任命为正式教头——Hibbert的职业生涯就此改变,我想连他自己都会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感到不可思议

迈向巅峰

时光回溯到2012赛季,中锋位置在联盟里逐渐凋零。那个时候,NBA关于中锋位置的定义还是循规蹈矩、默守陈规的,你无法给几个矮于6尺11的优秀球员贴上中锋的标籤,即使他们真的只打这个位置。在票选全明星阵容时,你必须挑选至少两名被定义在中锋位置上的球员。不过显而易见,这些所谓的顶级中锋缺乏统治级别的天赋,尤其是在东区,这个问题更加明显。在Dwight Howard远走西区之后,全明星先发中锋大多都是得分能力匮乏,带有严重缺陷的防守型7尺长人。

Danny Granger,这位深受球迷喜爱的印第安纳全明星球员预测Roy Hibbert将会大放异彩,而事实也表明他是正确的。组建一支具有竞争力的球队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你的队友有多优秀,但也并不完全如此,溜马底蕴深厚,球队文化历久弥新,在联盟中也保持着不俗的战绩。除去Granger,他们阵容中再没有一个球星,大多只是水準之上的角色球员,但总会有人站出来承担领袖的责任。儘管Hibbert每晚贡献的数据中规中矩,但是他身处优秀的环境中,一步一步踏实地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即使很难找到一个更好的替代者,很多人也会抱怨他的能力,但是Hibbert再次重塑了自己的体型使自己更加适应NBA的对抗,这点绝对值得人们称讚。然而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2012年季后赛经历使他的水平又提了一个档次,这是那支溜马第一次对上LeBron James、Dwyane Wade、Chris Bosh的三巨头热火。Hibbert足有7尺2的身高、280磅的吨位,面对热火内线的「小矮人」们,这一身体优势尽显无疑。迈阿密没有合适的角色球员来对位他,要想压制Hibbert,迈阿密只能把自己的骄傲一脚踢开,让三巨头之一与他在内线角力。Hibbert的发挥是印第安纳给当季冠军造成不小阻力的原因之一,儘管部分原因是战术设计,部分原因是波什的伤病,但不争的事实就是,Hibbert在对位中胜了波什。迈阿密热火一路高歌猛进,LeBron James也收穫了自己首个冠军,当然,Hibbert也让所有人意识到,他是联盟中精英级别的护框大师。

2012-13赛季成为了Hibbert作为NBA球员的巅峰时刻,并且这与篮球数据的巨大革新完全吻合。Kirk Goldsberry,现为圣安东尼奥马刺队战略研究部副总裁,发表了开创性的论文「魔兽Howard效应:NBA内线防守分析的新局面」,这篇论文引入了「内线防守者距离对手最近时对手投篮命中率」等内线防守概念。同时这也可以被称作Hibbert效应:因为在他的防守下,对手的近距离投射命中率为联盟最低。

事实上当年季后赛中,在经典一幕——Hibbert扇飞了Carmelo Anthony的投篮后,Kirk Goldsberry专门着笔写了一篇文章讚颂Hibbert的禁区防守,并且把他称作「护框之王」。那一年,垂直起跳法则写入NBA的规则中注。缺乏爆发力和速度的Hibbert利用着自己天赐的能力和庞大的身躯,一次又一次地将杀入禁区的对手死死防下。他很擅长利用这条规则,每次防守他都用肉体作墙挡住持球者,再把手臂伸直到极限。Goldsberry的数据显示,他甚至不用盖掉对手的投篮就能极大地影响着比赛。

据ESPN着名记者Baxter Holmes所说,Hibbert的灵感是在2009年总冠军赛期间观看Dwight Howard的防守中找寻到的——他的防守有很多身体接触,但并没有被吹罚犯规。Hibbert很快就迷恋上了这样的防守方式,并且最终成为了精英级别的防守大师,在一篇文章中,他甚至被贴上了「垂直起跳防守界中的James」这一标籤,可见其防守的影响力。这种被动防守的方式成为了Hibbert的名片,虽然数据统计表上无法体现但效果斐然,这也让Hibbert赢得了篮球界的尊重。

Hibbert最巅峰的表现应该是2013年的东区决赛,溜马与迈阿密热火鏖战七局但最终不幸落败。他场均得到令人难以置信(对于Hibbert自己来说)的22分以及10个篮板。儘管场均只有1次火锅,但是毫无疑问他的防守价值连城。这也是溜马先发阵容完全成型的一个赛季:George Hill、Lance Stephenson、Paul George、David West以及他们的内线防守支柱Roy Hibbert。溜马在联盟防守榜上傲视群雄,他们的场均失分比联盟平均要少6分之多。虽然Hibbert在年度最佳防守球员的投票中仅位列第十,还低于队友Paul George,但他也注意到自己正在声名鹊起,尤其是在季后赛之后。

总体来说,2011-12赛季,是Hibbert的数据看起来最好的一个赛季,原因可能是他的投篮命中率罕见地接近了联盟平均水平。事实上,他在12-13赛季没有入选全明星——因为除了禁区防守之外,他的大部分数据在赛季前半段都糟糕透顶,尤其是那些要命的投篮命中率。但在全明星赛后,他场均能拿下15分和8个篮板,真实命中率还超过了56%。这就是一个有趣的转折点,因为Hibbert的表现两级分化太过严重,人们只看见了他们想要看见的东西。球迷们认为下半程的Hibbert简直是一头野兽,他能背打,在禁区内统治像迈阿密热火这样内线体型偏小的球队,同时拥有联盟中最棒的防守;而批评家们则直指他的上半程数据,批评他在场上不时地气喘吁吁,以及他根本无法跟上速度更快的对手的脚步。

2013-2014赛季,这种两极分化的情况仍在继续。赛季上半程,Hibbert的表现当之无愧为明星球员——以中锋来说,他的进攻保持了不错的水準,同时溜马队打出了杰出的防守表现。在全明星赛之前,他们场均净胜接近8分,每100回合比联盟平均少丢9.3分,考虑到他们缓慢的比赛节奏,这样的防守表现绝对是历史级别的。同时,他们还有着自1974年以来最佳的防守效率,这一数值优于Tim Duncan时代的马刺、Patrick Ewing时代的尼克以及双Wallace时代的活塞。你只有回到上世纪60年代,看看那支由德高望重的Bill Russell带领的塞尔提克,才能找到比这支溜马更好的防守效率值。Hibbert也收穫了几张明眼人的第一选票,在年度最佳防守球员的投票中排名第二,并且他还被选为了东区全明星先发中锋。

但是,溜马在赛季后半段不可思议地漏光了自己的油,Hibbert的表现也是大跳水,当然还有他的投篮命中率。在东区决赛面对老对手迈阿密热火时,他们也没能恢复到上半赛季的巅峰状态,Hibbert在系列赛中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事实上,手握东区最佳战绩的溜马首轮与亚特兰大老鹰苦战七场才涉险晋级,Roy Hibbert的致命缺点在那轮系列赛中尽显无疑,他的上场时间也被恩师Vogel教练降到了场均21分钟。在对上老鹰的系列赛中,亚特兰大在中锋位置上启用了高产的三分射手Pero Antic(现在已经淡出NBA联盟),面对对面的五个射手Hibbert不得不拉出禁区,他的护框价值蕩然无存。现在联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能投一手漂亮三分的中锋备受青睐,而Hibbert,这名近期NBA最偏科的全明星之一,完全无法适应这一改变。

江河日下

2014-15赛季是Hibbert留在印第安纳的最后一个赛季,他和溜马都没能拾回昔日的神奇表现,他们甚至都没有打入季后赛。Hibbert的巅峰也就仅仅昙花一现了两个赛季,在28岁的黄金年华他就目睹着自己职业生涯的夕阳暮光。时任溜马篮球运营总裁的Larry Bird强调,球队将选择更加现代化的打法风格,主打小球,更加注重速度和技术,这基本就宣判了Hibbert在印第安纳的死刑。那年夏天他就被交易送去了洛杉矶湖人。湖人队也没有把他放在球队的未来计划中,交易来Hibbert更多只是为了填补薪资空间与穷人线间的空缺罢了。

回溯到2013年,我当时把Hibbert上半赛季的表现视作发挥失常,并且把原因归结为Hibbert去年几个月前,在季后赛中受到的还未完全痊癒的手腕伤势。但是,即使在被交易后,他也不复当年之勇。我认为对于Hibbert的进攻来说,在某些方面湖人拥有更好的进攻环境,因为他们有许多可以创造投篮机会的球员,这样Hibbert不至于在进攻端承担重压,所以这会有助于他效率的回升——但这一切并没有发生。相反,他的使用率下降了一半,他的效率仍接近50%真实命中率的门多萨线 [注]。他仍然能盖掉对手的投篮并且保护篮框,但一旦出了禁区,他就毫无作用。并且整个NBA都在形成这样的一种趋势,每一个球员,包括中锋,都能在场上命中远投,球员的位置也越来越模糊化。

那个休赛期里,湖人还会被球迷认为白捡到了前全明星中锋Roy Hibbert,这在当时看来完全没毛病。湖人真的很需要他在防守端的帮助,况且Hibbert距离自己的全明星赛季并不遥远。有人可能会说洛杉矶对这名老兵中锋来说并不是最好的落脚点,他们需要一个稳定的氛围和一名全心全意重建球队的教练,但是别急,我们继续往下看。很快,Hibbert来到了夏洛特,在这里教头Steve Clifford和助理教练名将Patrick Ewing都尽力帮助他重整旗鼓。黄蜂队在使用重型中锋上也颇有经验,着名的低位得分手Al Jefferson为夏洛特效力三年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这里大概是Hibbert能找到最理想的环境了吧。

名副其实,却昙花一现?Roy Hibbert的兴衰史和防守数

不幸的是,Hibbert孤蓬自振的计划再次夭折。球迷放弃了他,Hibbert自己也失去了先发位置。有趣的是在篮球方面他好像完全地遗忘了,除了一篇关于他玩电子游戏的访谈文章,他在篮球界的影响力已经变得微乎其微,夏洛特黄蜂也如此认为。他已经做回了那个令人失望的自己,再也无法恢复以前的能力,多年以前对他的批评一语成谶。

交易截止日前,Hibbert被送到公鹿换来了中锋Miles Plumlee。Kevin Pelton给公鹿的交易评级为A,但并不是因为他们得到了这名前全明星中锋,而是因为他们甩掉了Plumlee三年的合约。Hibbert从来没有为密尔瓦基出场过,他很快就又被交易掉换来了一个受保护的二轮籤。在打了六场比赛后,Hibbert就从联盟里销声匿迹——也许我们可能再也看不到他了。

名副其实,却昙花一现?Roy Hibbert的兴衰史和防守数

不过事实上,在这黑暗的几年里,Hibbert的禁区保护能力并没有下降多少,他所处的环境反而变化的翻天覆地。Hibbert在湖人时期,他在场上时对手在篮下投篮命中率的下降幅度与他为溜马效力的那几个赛季相差无几。这个数据在衡量防守价值方面未必是最重要的,但也说明了一些问题。即使他的整体价值已经一落千丈,他仍然保留着自己的看家本领。

有趣的是,在2016-2017赛季,Hibbert的投篮命中率其实相当出色。在禁区内,他的命中率接近70%,并且Hibbert开始更加频繁地走上罚球线。但是他的出手次数相比巅峰时期大幅下滑,而且他在防守端很容易被针对,联盟中几乎每个水準以上的球员都能一步过掉他。如今的Hibbert已过而立之年,让他去打磨自己的身体和技术重新适应现在联盟的快节奏几乎是不可能的。他打了一辈子的球,一辈子都住在禁区里,这里是他在篮球场上唯一能发挥自己优势的一隅。然而随着NBA球队越来越多地启用大个射手并且打越来越多的挡拆战术,他不得不走出禁区做自己最不擅长的防守,他在场上的价值也就此跌落谷底。事实就是这样——他现在还是一名非受限自由球员,等待着一个来自可能再也不需要他的联盟,可能永远也不会打来的电话。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Hibbert的陨落带来的防守价值思考

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Roy Hibbert的巅峰表现。是海市蜃楼,徒有虚名?还是名副其实,却昙花一现?

也许大部分人已经忘记了短短几年之前我们还把他视如珍宝,但你可以看看Zach Lowe,可能是最受人尊敬的篮球写手写下的那段话,他认识的数据分析专家普遍认为Hibbert的价值远超那时的顶薪。Lowe本人也非常喜欢Hibbert,他认为这名中锋值得得到更多的讚扬。事实上,Lowe把Hibbert称作2013年度运动员,还反覆提及「按照实际价值,总经理们可能给他开出2500万到3000万美元的薪水」。

那神奇的一年似乎已经过去很久了——毕竟,现在很难相信David Lee胜过了Stephen Curry,入选了全明星赛——但我认为我们不能忽视这些说法,这也不是一个及其反常的现象。那时候,联盟真的很喜欢这样一件「希」世珍宝。

人们可以把NBA对垂直起跳规则的修改当作Hibbert迅速陨落的主因,但事实上他在规则改变之前就已经出现了下滑,同样这也不能解释他在进攻端的迷失。除此之外,他可从来都没有丢掉自己的护框功力。所以,这自然引起了我们的另一种遐想:是不是他从来都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优秀呢?

让我们再次回到2013赛季,当印第安纳总教练Frank Vogel被问到会选谁作为年度最佳防守球员时,他的回答很明确——Paul George,并且称讚自己的爱徒有能力防守「每一个位置」。当时,我并不认可这一想法,因为外线球员带来的防守价值几乎总是比内线少一点,真正能在防守端产生巨大影响力的是那些大个子,尤其是中锋。但是现在,我认为当时的确短虑了,下面的例子可以告诉我们George在防守端更具价值。

介绍一下我们衡量的标準数据,正向调整胜分值(RAPM)[注1],虽然它有自己的缺陷,但至少能够体现大体的趋势和基本的影响。在这里它很有用,因为它不受火锅、篮板或者其他基础数据的影响——它仅衡量你在场和不在场时球队表现如何。从Jeremias Englemann给出的数据来看,除了2014-15赛季,Hibbert在自己的巅峰期每一年的防守RAPM都被Paul George超出不少。2014-15赛季,George更扮演了一个纯得分手角色而不是防守尖兵 [注2]。更加公平地来看,甚至2014年整年RAPM累加的数据上,George的+2.69也比Hibbert的+1.8要优秀的多。还有几个球员,包括其他的几个侧翼,在这项数据上都比Hibbert更加出色。可以肯定的说,他从来就不是防守之王。

数据表:各赛季防守RAPM值

名副其实,却昙花一现?Roy Hibbert的兴衰史和防守数

如果你翻看技术统计数据,以BPM [注1]为衡量标準,Hibbert确实展现了自己防守端的统治力。还有一项数据是RPM [注2],它是由正负值与各种其他数据综合演算法得出。奇妙的是,这项数据与衡量禁区防守数据几乎同时出现——Hibbert的巅峰时期恰好也是NBA数据的转型阶段。RPM对Hibbert也是很友好的,但是这些统计数据经常偏爱大个子们,在防守BPM的统计中,一名优秀的侧翼球员如果没有很高的抄截率的话,要脱颖而出实在是太困难了。

有关防守的基本数据——篮板、火锅、抄截——根本无法描述真正的防守价值,它们有太多遗漏的方面同时也掩饰了很多问题,我们不能把如此複杂的问题分析得过于简单化。但Hibbert却是一个例外,我们完全可以化繁为简。除了对禁区保护的能力之外,他对防守端的贡献实在有限——在禁区外他既不能逼迫对手失误,自己还要赔上不少犯规,并且他慢吞吞的脚步就好像鞋底抹上了蜜糖一样。因为Hibbert更加注重卡位,所以他的篮板数量不尽人意,儘管这一篮板问题被过分夸大了,但他也绝对不是一个优秀的篮板手。所以,问题就变成了:他的护框能力究竟价值几何?

Andrew Johnson已经使用SportVU [注1] 作为评估标準多年,让我们来看看他用防守PT-PM数据 [注2] 对Hibbert的护框价值估测。根据他的数据显示,2014年Hibbert每百回合的护框价值为1.25,这已经是相当优秀的数据了。但是在DPT-PM这项数据上的领头羊通常每百回合总防守价值达到3.5-4,换句话说,仅仅拥有顶级的护框,想要成为联盟最佳防守者——还差得远呢。

让我们再深入研究下去,如果你只考虑Hibbert在篮框附近「降低」对手投篮命中率的能力(与联盟平均水平相比),那幺在这项指标上他每百回合的价值为4.1(备注:PT-PM波动很大,所以他的规模与其他数据相比有缩水,用百回合作限制比较合适)由此可见他的护框能力是多幺强悍。顺便提一下,从PT-PM这项数据来看,Hibbert巅峰时期是很优秀的防守大闸,但还达不到最好,我想这基本上是比较合理的推论。

从对手的投篮数据来看,我们也能估测出Hibbert篮下的威慑力到底有多大。以他2014年的表现作为参考,根据NBA数据官网(stats.NBA.com)统计的对手投篮数据来看,当Hibbert在场时,每百回合球队在距离篮框5尺之内的区域里少失2分。显然,这项数据对他不是很友好,当然这也是以当时溜马球员作为比较基準而言,而不是联盟平均水準。然而,那一年的这项数据实际上是他巅峰时期的最佳了。在几个赛季中,他大多处于溜马队中等水平,有一年还远远低于平均水平。

数据表:Roy Hibbert篮下威慑力,球队每百回合禁区失分

名副其实,却昙花一现?Roy Hibbert的兴衰史和防守数

更直观地来看,在Hibbert的巅峰时期,印第安纳的对手并没有因为他在场就明显减少自己的篮下出手,这似乎对于「护框之王」来说有点砸场子的味道。溜马是一支防守强队,他们对手的内线投篮次数一般都比别的球队少,这可能是一部分原因。另外,也许他们的防守策略就是外线防守人把对手诱入禁区,让Hibbert干扰投篮,这才导致了对手篮下出手数的波动。但这也可以算作附加论据来证明在禁区外,他不是一个优秀的防守者。对一个脚步很慢的中锋来说,有一种可能性是当他们经常被速度快的球员一步过掉,对手的禁区出手数才会增多,但实际上Hibbert的后退和收缩都是故意而为之,目的就是为了让对手进入内线,掉入自己早已布置好的陷阱里。

我的确需要在此稍作停顿了——我已经意识到我的论述开始自相矛盾了。我们仍然无法完全理解这些统计数据,我也不知道该如何用所有这些正负值来平衡禁区威慑力和护框能力之间的论证关係。但是就我的能力而言,我已经对Hibbert的防守达成了个人初步结论。如果这个结论稍后被推翻了,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即使是最乐观的假设,我们也很难找到一个毋庸置疑的理由来支撑Roy Hibbert成为年度最佳防守球员。仅仅拥有护框能力是远远不够的,并且他在篮下的威慑力也不是很足。这有点让人困惑,因为我们都觉得Hibbert在场时,对手会害怕突入内线,并且印第安纳全队从先发到替补都有着优秀的防守能力,即使一名球员被换下替补顶上,他们也不会下滑太多。当然,Hibbert在场上的效果肯定比他的替补Ian Mahinmi好得多,但他只是一名好球员,还达不到划时代的防守大师的程度。

除了他在印第安纳时期保持了无懈可击的防守水準之外的时间,很少有人把Hibbert与精英级防守大闸联络起来。儘管因为卡位,让侧翼球员控制篮板而导致他的篮板数据不堪入目,他的篮板能力也只将将达到平均水準。他也没有逼迫对手失误的能力,每36分钟只能捞到半个抄截。在被拉出禁区外后,他完全没法在外围防住对手,在场上的作用基本上一文不值。缺乏全面的身手让Hibbert在场上很挣扎,因为这意味着一旦遭到针对,这名全明星球员的作用就会大打折扣,这样说起来好像也不算一个够格的全明星球员。最后一点,印第安纳的防守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场而产生很大起伏,因为外线头号得分手和防守箭头Paul George通常对比赛的影响比他更大。Hibbert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防守大闸,当他被正确使用并且扎根在篮下时,他可以帮助球队打造出梦幻般的防守,但他也许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幺好。

话有千言,中心一点

毫无疑问,你所看到的这个球员就是一个防守面积狭窄的巨人。Roy Hibbert最主要的价值,他的护框能力,还没有好到在他其他方面缺点频频,不断拖后腿的情况下使自己成为「联盟最佳」的防守大闸。和其他很多球员一样,Hibbert在正确的时间里遇到了最适合自己的对手,并且打出了伟大的季后赛表现,正因如此他在短时间内被高估了。在一些比赛中他确实贡献了很多价值,但是一旦联盟开始改变,强调移动和大个子的外围射程,并且对手已经摸清了套路开始针对他之后,他就变得一无是处了。Paul George是这支球队真正的明星,在他2015年伤出后,溜马也跌入乐透,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而已。

大概,宣告Hibbert彻底陨落的死亡丧钟在对上亚特兰大老鹰和现在也无法重返联盟的Pero Antic时已经敲响了。也许,这不是压死Hibbert的最后一根稻草,但至少是他最终泯然众人的贴切标誌。Antic和Hibbert一样技术单一,他基本上只会做个挡拆,在内线与对手肉搏,扔几个命中率不高的三分球。然而,当老鹰布置Antic与Hibbert对位时,这就意味着Hibbert在篮下根本无人可防,联盟顶尖的护框能力基本上名存实亡。我们都惊歎于Kristaps Porzingis、Joel Embiid、Marc Gasol和其他长人不断扩大自己的射程,但实际上是Antic发出了新时代的讯号,全面的外线技巧也成为了大个子的必需品。

Roy Hibbert无法适应不断变化的NBA世界。也许,他在巅峰时期的动荡表现是由于身体疾病所造成的,这可能和他的哮喘有关,而不是你们所想到的NBA运动员因为比赛而受的伤。Hibbert确实努力地恢复过自己的身体状况,但当他恢复之后,NBA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有球队都知道如何针对他,身体上的恢复也就无关痛痒了。

这名前溜马的巨人中锋就像二十世纪中叶建造的古老战舰,曾经因为体型和力量,他令人望而生畏并且几乎无懈可击,但是一个注重速度与新技术的新时代重新定义了什幺才是最具战斗力的战舰。面对配备了更多武器并且速度更快的对手时,它就是一个庞大的金属活靶子,毫无还手之力。世界上现在已经没有正在服役的战舰了,儘管它是海军荣耀的象徵。Roy Hibbert与这个过时的海上野兽同病相怜——虽然都有过不俗的贡献,但其实他们的作用没有人们预想的那幺大。现在,他们都是旧时代的古老遗蹟,被自己的改良版本无情淘汰。

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几乎已经快忘了Roy Hibbert,在2013那神奇的一年,这个7尺2的大个子是每个人的宠儿。他提醒着我们珍惜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因为不到三年的时间内,一个前途光明的全明星中锋就陨落到无球可打。Roy Hibbert——这位护框之王和垂直起跳大师,这名深受喜爱又勤奋的球员,儘管他的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都很平庸——帮助推动了一场数据统计革命(儘管这是否定他的价值的一项数据革命),而他只成为了我们意识背后一个模糊的记忆。

但是即使他再也不打篮球,我们也不能忘记他;他是数据篮球世界一个鲜活的转折点,也是评估防守威胁性和複杂性的生动一课。我们越理解防守是如何奏效的,个人是如何影响防守的,我们就越能感同身受Hibbert在自己巅峰时期所经历的一切。

这是如此深奥,以至于直到现在我也仍然无法完全理解。

本文链接:http://www.sb6670.com/info_192189.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